页面载入中...

女校长花贫困生100多万助学金:买东西消费掉了

  如今,这个曾经的叛逆青年,已经成为当代德语文学最重要的剧作家和小说家,当然,也是最有争议的作家之一。知道汉德克的读者们念念不忘他那部颠覆性的戏剧《骂观众》。就在他猛烈抨击“四七社”诸人的两个月后,《骂观众》在法兰克福的首演引起巨大轰动。1968年初,他又发表了“说话剧”《卡斯帕》,迎来了戏剧实验和语言批判的高峰。

  但汉德克并没有沉溺于语言实验中。20世纪70 年代,汉德克转向“新主体性”文学,创作了若干部近于写实风格的小说。90年代中期,他又写起了游记,同时发表政论。1996年他出版的旅行随笔《多瑙河、萨瓦河、摩拉瓦河与德林纳河的冬日之旅:或塞尔维亚求公义》将塞尔维亚归入巴尔干战争的受害一方——“一个孤儿,一个被抛弃的孩子”,引起了欧洲政坛的猛烈抨击,他因此被迫宣布放弃海涅文学奖。

  在外界看来,彼得·汉德克始终是一个非常先锋的小说家,一个离经叛道、颠覆传统戏剧的剧作家,但是汉德克自己却很坚决地说,他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先锋作家,而是一个偏向传统与经典的作家,他的“心灵归附于19世纪的文学传统家族”。只是因为“一种对人的充满矛盾的爱”他才写作,而所有的形式变幻和语言实验,不过是心灵的变体。

  在成为作家之前,汉德克曾差一点成为一名牧师。他出生在奥地利格里芬一个穷苦的底层人家,家里的孩子多,为了得到教育机会,他只能去免费的耶稣会学校就读。如果按照惯常轨迹,汉德克毕业后应该会当一个解救众人心灵的牧师,但写作俘获了他。1965年,汉德克公开发表了他的第一本小说《大黄蜂》,之后便放弃学业,成为了一名自由作家。

  “我们汇总过来,大约有50部左右。”孔令燕说,“可以说,2018年是长篇小说的创作‘大年’,特别是岁末这段时间。”孔令燕佐证了记者的观察。

  2018年 “长篇小说大年”有什么不同以往的特点呢?孔令燕表示:“在我们看来,老中青作家共同发力是特点之一,每个年龄段的作家都在发挥自己的生活特长,让创作与自己的生活相连。年龄大的作者在历史和更宏大的方向里深耕,比如徐怀中的《牵风记》、冯骥才的《单筒望远镜》,梁晓声的《人世间》;年轻人写当下生活的比较多,比如徐则臣的《北上》写大运河的运河史,石一枫的《借命而生》写当下生活里小人物的命运。总结来看,就是每一个作家好像都在自己的风格里面长了一部长篇小说出来。”

admin
女校长花贫困生100多万助学金:买东西消费掉了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